维权 | 三番五次盗用与抄袭,同性恋亲友会你的版权意识在哪里?

暖阳 酷儿论坛
酷儿论坛
motss2002
杭州酷儿论坛(motss.info)致力于为杭州及周边地区学生性少数人群提供一个多元、健康、平等的环境,促进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可。
2017-08-08

 太长不看版 

同性恋亲友会抄袭了我的原创海报设计,在此我要求同性恋亲友会进行公开的、诚恳的道歉,否则我将在合法范围内以一切手段维护我的权益。

- THE END - 



作为长期以来通过原创设计来参与同志平权运动的设计师,今天遇到了一件很闹心的事情:
我的设计被抄袭了!



一张题为 “2017行动营同学汇”的海报看起来像极了我去年为向阳花开第一届“有泳气”泳池趴做的海报。且不管主标题敷衍的字体以及尴尬的元素搭配这些关于设计水平与审美意趣高下的讨论,这种像素级别的抄袭对于任何一个在意知识产权的设计师而言都是无法接受的。就目前所知,至少这张抄袭的海报已经在亲友会杭州群(一个有200+成员的公开群)发布。


原图在去年5月底设计完成,我在之后出于设计师间交流的习惯把高清大图上传至站酷,想必这也是之后此图流出去的源头之一。
 
在此,我不禁要向“行动营同学汇”的组织方同性恋亲友会发出质问:为什么一家以平权为己任的机构要做出这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事情?
 
本文将对此类事件进行批评和探讨,并且直接点名相关机构,敬请对号入座。


又双叒叕敠一次被盗用了

实际上,类似的作品抄袭或影像盗用事件,已经不止出现过一次。

左图为2016年广州的亲友会彩虹跑海报,右图为2013年志愿者片儿川为杭州彩虹马拉松设计的海报。

左图为2016年广州的亲友会彩虹跑海报,图中的重点人物即是美丽可爱的我本人(我头上怎么会飞出一只鸽子在那里咕咕day?),由向阳花开志愿者在2016年杭州彩虹马拉松上拍摄。
 
左图为2016年陕西杨凌马拉松彩虹跑的海报 ,右图为2011年杭州彩虹马拉松,主要出镜者为向阳花开志愿者,由新华社记者拍摄。
 
盗用的内容也不止是图片,也包括文字。


以上恐怕只是冰山一隅,抄袭者当然也不止是同性恋亲友会一家,被盗用的也不止是我一个设计师或者向阳花开、纪安德。只是限于本人的关注范围,仅举这么几例。而另一方面,同性恋亲友会却坚决禁止其他组织使用“亲友恳谈会”这样一个不具有特写指向性的名称来开展活动,这样的双重标准,是否有些荒诞?


为什么不可以盗用?


因为知识产权也是一种权利。
 
知识产权,也称其为“知识所属权”,指“权利人对其智力劳动所创作的成果享有的财产权利”,一般只在有限时间期内有效。各种智力创造比如发明、文学和艺术作品,以及在商业中使用的标志、名称、图像以及外观设计,都可被认为是某一个人或组织所拥有的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是关于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智力劳动成果的专有权利。随着科技的发展,为了更好保护产权人的利益,知识产权制度应运而生并不断完善。如今侵犯专利权、著作权、商标权等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越来越多……2017年4月24日,最高法首次发布《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纲要》。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在去年同性恋亲友会盗用向阳花开相关海报和照片之后,我们曾与相关人士友善沟通过,并期待对方能作出积极回应。
 
针对我头上飞出白鸽咕咕day的海报,我们进行了交涉,然而我们看到的对话是这样的:
亲友会志愿者明亮直接理直气壮地替我表态。

然后我单独去找相关人员去交涉。


花非花答应说让志愿者改一改,然而从去年到今年,我没有收到任何相关后续说明。

后来我又找这位明亮大兄,对话是这样的:


唐朝宫市的太监尚且知道把“半匹红绡一丈绫”栓在牛头之上,聊充买炭钱。而亲友会一句“用了你们的几张图片”却如此轻描淡写,如此理所应当。
 
今天海报抄袭事件,我们又来看看:


让我惊讶的是,亲友会居然是有一个设计师团队的。我本来想,一个人没有版权意识,情有可缘,毕竟没有其他人可以提醒。然而一个团队都没有没有这样的意识,不禁让人感到震惊!

随后为了解决这件事情,有人组了一个群,再让我们看一下相关人士在这个群里发表的所谓“道歉”,又或者说是,辩解。


没有任何准备在公开场合发布道歉说明的意愿。


两个基本的逻辑问题:

  1. 是否可以因为自己被别人侵权过,就有理由对他人进行侵权?
  2. 是否可以以“都是非营利的机构”的名义,就可以无条件进行资源共享?

我稍稍展开了一下脑洞,如果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们也可以这样子:因为性少数群体被压迫过,所以我们就有理由去压迫他人;因为大家都是搞同运,都是非营利的公益组织,那么同性恋亲友会筹到的善款可以由所有组织进行资源共享。
 
从老段的发言中,似乎还透露了这样的信息:去年发生类似的情况,在同性恋亲友会内部没有形成足够的重视,版权意识淡薄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依然我行我素,这也许也可以通过之前志愿者花非花那句至今没有任何回响的“好”看出。这种集体的版权意识淡薄,恐怕与同性恋亲友会自己所宣称的“专业”不符。


试问从事同志平权运动工作的各位以及关心同志平权运动的朋友们,在我们为性少数群体争取是否应该以牺牲他人的合法权益为代价?是否因为我们都为了同一个共同而伟大的目标而努力,就能以此为由不顾他人的意愿去绑架他人?
 
《哈利·波特》中曾经有一句大义凛然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口号:For the greater good,我怀着极大的恐惧担心这样的思想会在同运圈中蔓延。


犯了错该怎么办?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最可怕的不是犯错,而是犯错而不知错,甚至知错而却一味敷衍,以所谓的“大义”来掩盖其错误,并且一再犯错。
 

2017成都同志骄傲周盗用了台湾同志热线的海报,甚至连logo都没有抠掉。随后成都米尔克作为责任组织发布了致歉说明。
http://mp.weixin.qq.com/s/KQJiYtpJH6YnASoCNlP48A
 
由于我们的工作疏忽,在我们前几日所发布的 Chengdu Pride Weekend 系列活动之中,我们错误的使用了“2016 台北市同志公民活动”的活动海报元素,由于我们并没有得到相关授权,给一些一直关心我们的朋友造成了困扰,我们在这里诚挚地向所有人致歉。

在接到反馈后的第一时间,我们已经撤换或删除了已发布活动的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相关第三方平台上所发布的活动海报,也同样进行了更新,力求不造成更多影响。

同时,我们也向“2016 台北市同志公民活动”的主办单位“台湾同志咨询热线”及海报设计师致以深深的歉意。稍后我们也将去信,力求得到谅解并商讨赔偿事宜。 

感谢大家的监督,再次表示抱歉。

Chengdu Pride Weekend
成都米尔克
2017年6月22日

以上的致歉,希望能给同性恋亲友会带来一些参考和启示。


我们还应该注意什么?


尽管这么多年来我在同志公益领域并不止是做了设计海报这么一点微小工作,然而通过这次事件,同运圈以及关注同志平权的朋友们能进行一些思考。
 
在此,我提出一些建议:

1

加强版权意识

版权无小事。不论是海报设计、还是文字、影像、视频等等,都存在知识产权,而不是认为发布出来的就是共享的,无视他人的劳动努力。在取得相关授权的前提下再使用,并明确注明来源。

我也知道,我们向阳花开,设计做得好、活动办得好、照片拍得好,我们也乐于在授权的前提下与其他组织进行分享,但是不接受任何侵权行为!
 
2

加强多元意识

先看一个对比



左图是今年广州骄傲月的泳池派对海报,右图是我为今年向阳花开泳池趴设计的海报。个人认为,将活动海报设计成满眼“白人中产阳光好身材男同性恋”并不是一个好的导向,因为这与同志骄傲背后所隐含的多元价值观相背离。作为“自卖自夸”的对比,我为今年的泳池趴想的主题是“打破身材焦虑,大胆秀出泳气”,海报的吉祥物也定为一只肥嘟嘟的六眼肥鱼。在多元设计上,也可以参见“2016 台北市同志公民活动”的海报,这考验设计师的设计水平,更考验设计师的多元意识。
 
3

尊重同运中的设计师

视觉是我们人类最重要的感觉之一,追求更好的视觉传达也逐渐成为各个同志公益社团的努力方向之一。同运中的设计师,不像聚台灯下讲者那样慷慨激昂,不像游行中的领队那样光彩夺目,但是他们也在同运中付出了自己的汗水,为我们的平权运动带来了更多的美。一个小小的义卖周边,也许成本很低廉,但背后是设计师的努力。
 

这是我设计的“六眼肥鱼”抱枕,物料制作成本44.10元,已被追命以100元的价格购买,所得款项作为向阳花开的组织发展费用。

4

尊重合作方

同运圈各个组织合作已经成为了常态,但是在合作中能否做到尊重合作方就不一定了,特别是在该署名的地方是否署了名。我们向阳花开也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在发布《阴道说》第二期推文时就忘记提剧本合作方,随即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了推送,并在后面进行了改正。



虽然道歉不一定有用,但我还是期待同性恋亲友会的道歉,在此,我提出两个要求:

1. 请在公开的网络平台发表致歉声明,文章内容可以参考成都米尔克的声明,但请勿抄袭;

2. 请向我寄出书面的致歉声明,以作留底。

否则我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坚决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我看来
我作为设计师知识产权
与作为性少数平等权益
同样不容侵犯!


- THE END - 

您的扩散是对我们的最大赞赏



暖阳 / 文案 |
 隋雪 / 编辑 |
 部分来源于网络 ,侵删 / 图片 |



暖阳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即将打开""小程序